欢迎光临邛崃市人民法院!

法律研讨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研究 > 法律研讨
结合枫桥经验探讨基层派出法庭建设 —以火井法庭为例
来源:康文俊 时间:2018-06-29 分享给好友:

“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枫桥经验,是上世纪60年代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首创的化解基层矛盾纠纷的方法,它的精髓是“走群众路线”。实施决策惠及人民,不与民争利、最大限度让利于民;党员干部走访基层单位和群众,将政府的管理和服务与群众的利益无缝对接,收集有关方面的意见建议,变“向上看”为“向下看”,变“事后调解”为“事前预防”。枫桥经验不断丰富和发展,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在新的历史时期,枫桥经验与时俱进、改革创新,实现调解组织网络“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筑牢维护稳定的“第一道防线”。成为基层社会管理服务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快速变化中,如何在将枫桥经验与法治建设结合起来,更好地在基层派出法庭适用和发展,需要我们法律人进一步探索创新。

一、枫桥经验及我院基层派出法庭现状

“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 一直以来都是全国政法战线一个脍炙人口的典型。“枫桥经验”得到不断发展,形成了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党政动手,依靠群众,预防纠纷,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促进发展”的枫桥新经验,成为新时期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的典范。习近平总书记就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充分认识“枫桥经验”的重大意义,发扬优良作风,适应时代要求,坚持传承与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并重,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作为一名法律人,如何将枫桥经验与法治建设协调统一起来,更好的发展和丰富枫桥经验,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我国实行四级两审终审制,四级一共设置四个级别的法院:即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基层人民法院,基层派出法庭一搬设立在基层人民法院。就以我院四川省成都市邛崃市人民法院为例,我院属于基层法院,同时由于地理、人文等众多原因,我院又设立有临邛派出法庭、固驿派出法庭、羊安派出法庭、平乐派出法庭和火井派出法庭5个基层派出法庭。下面以火井法庭为例说明。

火井法庭地处邛崃山脉,属于海拔5001000多米不等的山区,据邛崃市区31公里。法庭案件管辖区域为火井镇、水口镇、高何镇、南宝乡镇,辖区面积达310多平方米, 是地理位置偏远、辖区较大的法庭。再加上地属山区,交通不便,辖区村民为寻求法律帮助,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成本,但其效果并不如意。另外,辖区还有少数民族—羌族聚居,南宝镇木梯羌寨和直台羌寨两大羌寨。受当地地理、文化、

风俗等各种因素制约,以及辖区人民文化水平、观念思想等影响,在案件纠纷和矛盾中呈现出一定特点。

二、基层派出法庭的特点

基层派出法庭一般只有1-2名审判员,配有相关审判辅助人员,能在自己受案和管辖范围及时有效和便捷的服务当地人民群众。一般来说,基层派出法庭审理的较为小的民事纠纷,,而民事纠纷虽小,但却涵盖了婚姻家庭、遗产继承、买卖合同、民间借贷、拆迁补偿、机动车交通事故、相邻权纠纷等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所涉及的案件数量和类型十分惊人。以火井法庭为例,从2012年起至201611月,火井法庭共收案785件,审结751件,结案率为95%,调撤率为65%;从201711日至20181216为止,共收案103件,实际审计85件,其中,运输合同纠纷6件,6件调解结案;民间借贷纠纷共9件,7件调解,2件判决结案;离婚纠纷36件,14件调解,19件判决,3件撤诉结案;买卖合同纠纷6件,2件调解,4件判决结案;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15件,9件调解,4件判决,2件撤诉;变更抚养关系纠纷6件,2件调解,3件判决,1件撤诉;建设施工合同纠纷3件,1件调解,2件判决;保证合同纠纷1件,1件调解;抵押合同纠纷1件,1件调解;金融借款纠纷1件,1件撤诉;相邻权纠纷1件,1件撤诉。 调解率达到50.5%,判决率40%,撤诉率9.5%。每一位基层派出法庭的审判员既要保质保量,又要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案件本身又复杂多变,就会导致基层派出法庭的案件会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案件种类多,纠纷类型呈现多样性。派出法庭几乎负责辖区内所有的民事纠纷,涉及婚姻家庭、继承、买卖抵押、医疗赔偿、交通事故等等多种多样的问题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家长里短的案件,案子虽然小,但处理稍有不慎,有可能激化社会矛盾,影响基层社会的稳定和谐。派出法庭要充当桥梁作用,积极参加社会管理创新活动,协调司法所、村委会、企业、学校等单位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调处机制,全方位、多途径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派出法庭法官审理案件时要充分考虑到社会公众的一般道德评价标准、法律认知程度和对事物的是非判断的基本标准,以人民群众能够感受到的方式实现公平正义,为社会输送正能量,促进辖区社会和谐美好让派出法庭成为社会平安建设的“前哨站”。

(二)派出法庭是基层法院的派出机构和组成部分,是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前沿阵地,担负着大量民事纠纷案件的审理任务,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程中发挥着“神经末梢”的作用。近年来,派出法庭案多人少的矛盾进一步加剧,案件调处难度日益增大。在新形势下派出法庭要找好定位,努力作为,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积极回应群众司法需求,有效化解社会矛盾纠纷,促使案结事了人和。在实际审理案件过程中,灵活性较强。基层派出法庭从立案到审理,直至最后的归档报结。因为案件当事人都是辖区居民或者村民,派出法庭的审判员可以较为直惯的深入了解案件事实,对整个案件从宏观到微观都能有较为细致的了解,法官可以更多地运用调解手段而非审判手段解决为问题,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和便于下一步案件的执行工作。

(三)从实际效果来看,调解和撤诉的案件比判决的更能真正做到化解矛盾纠纷的作用。从201711日至201775日为止,火井法庭共收案103件,实际审计85件,其中,运输合同纠纷6件,6件调解结案;民间借贷纠纷共9件,7件调解,2件判决结案;离婚纠纷36件,14件调解,19件判决,3件撤诉结案;买卖合同纠纷6件,2件调解,4件判决结案;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15件,9件调解,4件判决,2件撤诉;变更抚养关系纠纷6件,2件调解,3件判决,1件撤诉;建设施工合同纠纷3件,1件调解,2件判决;保证合同纠纷1件,1件调解;抵押合同纠纷1件,1件调解;金融借款纠纷1件,1件撤诉;相邻权纠纷1件,1件撤诉。 调解率达到50.5%,判决率40%,撤诉率9.5%。调解的案件和撤诉案件通常是双方当事人立案标的不大,案件争议焦点在审判员的实际调解过程中,一般都能达成一致,在调解中或者调解书送达双方当事人之后不久,双方就会实际履行或者要求在法庭见证之下较为迅速的履行。从实际效果来看,不管是从法律效力,还是社会实效和公平正义方面来看,都能得到很好兼顾。一方面节省的整个司法资源,比如案件的事后执行工作,另一方面,调解得到双方当事人的认可,从本质上化解了双方当事人的矛盾。

(四)基层派出法庭受案群众文化程度不高,在受理过程中呈现完全认同配合或者完全不屑一顾不予配合的两极分化。在派出法庭实际接待当事人和受理案件过程中,大多群众都是当地居民或者村民,文化程度一般是初中或者高中,受教育程度较低,在实际送达诉前法律文书时,就会呈现出完全配合或者完全不配合着两种极端分化现象。从本质上来说,不管是过度依赖法院,还是完全对法院不屑一顾,都是一种病态和不正常的现象。法院作为中立机关,起着居中裁判的中立地位,不能也不会对任何一方进行偏袒。两种极端的分化,都使得法院很难正常进行案件的审理。一部分案件当事人一种是过度的依赖法院,抱着只要我立案以后,就该法院帮我处理后续事件。一来到法院,就是我要求法院怎么怎么样,如果事后审判员的判决和他的预期结果不同,就感觉法院没有公正审判,偏袒了另一方当事人。另一部分案件当事人都是被告,从前期电话通知联系和实际地点送达,就一直呈现出敌意,对抗。在实际审理过程中,法院工作人员与其接触更是会受到百般刁难和阻挠,在有审限制约的情况下,派出法庭工作人员只能和这一部分当事人斗智斗勇,给整个案件带  来极大的困难。

(五)法庭辖区产生纠纷遵循村子交通越是便利,经济水平越高,案件纠纷越多,村子越是交通不便,经济欠发达,案件纠纷越少。同时对于辖区内少数民族的纠纷,受其独特的文化风俗影响,也较少。比如:从20171月起至201775日,大部分案件集中在火井镇、水口镇和高何镇,涉及离婚、交通事故、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民间借贷纠纷,而南宝镇木梯羌寨和直台羌寨两大羌寨涉及少数民族只受理了两件,均是离婚纠纷。2017年下半年,受理涉及少数民族案件6件,也多为离婚和简单民事案件。

三、枫桥经验在基层派出法庭的应用和发展

来法庭打官司的当事人多数都是农民,文化素质和法律素质相对较低。派出法庭不能做法律上的“自动售货机”,法官也不能止于做一个“法匠”。派出法庭要完善有关司法为民的具体措施,为当事人提供各种最实用的导诉服务和便民、利民举措,对辖区较远的乡村群众和老弱病残群众、弱势群体提供查询、问询、投诉、诉讼指引、风险告知、资料证据收转、法制宣传等服务,做到事事有着落、件件有交代。为了帮助当事人尽早了解诉讼风险,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派出法庭要进行诉讼风险提示,引导当事人端正诉讼心态,树立合理诉讼预期。派出法庭法官要经常带案下乡办案,深入田间地头、工矿厂区实地调查勘验,努力还原案件事实,确保有理的当事人打得赢官司,败诉的当事人输得明明白白。派出法庭在保障司法公正的前提下,对涉民生案件要快立快审快执,多进行巡回审判,切实减轻当事人诉累,让当事人尽快从诉讼中解脱出来,投入到生产生活中去。

(一)合理运用调解制度。控制矛盾传递,是法治社会秩序维系的核心理念。“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就是对社会矛盾传递范围进行严控的生动表述。社会矛盾,是社会群体因利益纠葛而引发的争执。矛盾不仅是物质层面的纷争,也同样会在社会心理层面激起反应,呈波浪式扩大效应。现今网络社会更是为社会矛盾对群众心理的影响产生了巨大作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就必须重视社会矛盾的传递范围,尽可能将其控制在与矛盾影响匹配的社会管理层面,不致因矛盾产生而过度影响社会秩序。在派出法庭实践中,理念要先行,合理用好调解制度,尽量化解当事人矛盾,做到案结事了。同时,面对案多人少的实际工作现状,该庭积极发挥调解在案件审理中的作用,不断强化在办案中的调解意识。在案件调解工作中,注重将调解向诉前诉后延伸,使调解贯穿于案件审理始终。方式要注重,调解务求办案效果。在调解工作中为充分发挥司法资源最大效能,法庭针对民间借贷、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婚姻家庭、简单侵权、小额债务等常见多发纠纷,法官通过对案件的准确定性,及时找准矛盾争议焦点,再结合案件实际情况适用适当的调解方法去化解矛盾。在调解方式上,法官始终坚持庭前调解、当庭调解与休庭调解相结合、坚持“背对背”调解与“面对面”调解相结合、坚持法官调解与多方参与调解相结合等调解方式,使调解作用得以充分发挥。普通纠纷快速得到化解。

(二)灵活巧用送达,运用多种方法解决送达难问题。迅速化解矛盾,是法治社会秩序维系的根本准则。秩序,是人类社会聚集维系的生存法则。法律是社会规则的高度浓缩。法治是社会规则的动态运转。一个社会,如果连日常的矛盾都无法迅速消解,那么矛盾就能在日久堆积中崩塌。正常的法治社会,就要求社会矛盾在自身容忍范围内得到最大限度的化解。首先在立案过程中让当事人对提供的地址、联系电话进行确认,保证登记信息详细、准确。然后避免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出现的不认可情况,在确实不能直接送达的情况再采用邮寄或者其它方式送达,避免出现“无用功”情况。然后做好送达前准备工作。根据当事人提供的信息,通过镇政府和社区、村委会等基层组织了解当事人的详细情况,选择好送达时机,争取第一时间能够遇到当事人。最后做好宣传工作。向案件当事人释明司法文书送达的诉讼程序,避免当事人回避送达。同时,邀请当事人户籍地的社区、村委会工作人员一起参与送达,并一起参与做送达当事人思想工作,让案件当事人服判息诉。人民法庭参与社会治理必须立足于审判工作,高效优质的审判就是强有力的参与。审理易激起民众矛盾的民事商案件时要格外关注社会舆论和影响。对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要妥善处置,避免涉诉信访的发生。另外,要大力提倡巡回办案、就地审理的做法,方便民众参与诉讼,加快案件审结速度,减少民众诉累,及时、有效维护民众合法权益。人民法庭参与社会治理必须立足于审判工作,高效优质的审判就是强有力的参与。审理易激起民众矛盾的民事商案件时要格外关注社会舆论和影响。对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要妥善处置,避免涉诉信访的发生。另外,要大力提倡巡回办案、就地审理的做法,方便民众参与诉讼,加快案件审结速度,减少民众诉累,及时、有效维护民众合法权益。

同时,联动各村村委会,和辖区各个居民委员会。积极与各个基层自治组织联动起来,将矛盾有效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将矛盾就地化解,将矛盾双方当事人的心结打开。法律工作人员在普法、讲法、用法的同时,使得矛盾双方当事人在法律规定范围内达成和解。

(三)审判职能广泛延伸

强调矛盾消减,是法治社会秩序维系的根本目的。强调矛盾消减,是法治社会秩序维系的根本目的。浩如烟海的法律条文其实都是为了更加妥善地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能通过事前防控,将部分矛盾化解在源头,会起到更好的效果。首先,可以举办公众开放日活动。通过公开审判、巡回办案、就地审理等方式方法,广泛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培养群众的法制观念,减少和避免矛盾纠纷的产生。其次,强化司法建议工作。严格要求通过书面建议形式向有关单位发函,并及时对建议进行跟踪反馈。创新开展具有农村特色的司法建议工作,充分发挥司法建议的重要作用。最后,完善定期回访制度。开展定期回访工作,及时对相关当事人进行跟踪反馈,巩固办案效果,防止不和谐声音的产生。

基层人民法院的地位和职能作用决定了其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人民法庭是人民法院最基层的审判组织,是典型的“到群众中去”,它们更容易听民声、察民情、解民忧,非常有利于各类纠纷案件的顺利解决。人民法庭参与社会基层治理中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它不仅充当人民法院参与社会治理的排头兵,更是筑起整个社会治理工作的第一道防线。基层人民法院的地位和职能作用决定了其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人民法庭是人民法院最基层的审判组织,是典型的“到群众中去”,它们更容易听民声、察民情、解民忧,非常有利于各类纠纷案件的顺利解决。人民法庭参与社会基层治理中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它不仅充当人民法院参与社会治理的排头兵,更是筑起整个社会治理工作的第一道防线。

法治意识与枫桥经验的结合,将更好的服务人民群众。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并不神秘,既非高深理论可涵盖,又不是大部头书本可全述,法治社会的基本准则,全部都来源于群众的生活。在实践工作中切实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多借鉴“枫桥经验”从群众工作中提炼方法、总结经验的做法和思路,走依靠群众的不败之路,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COPYRIGHT©2013 邛崃市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41号-1
地 址:成都市邛崃市凤凰大道288号
电 话:0833-3434073 传真:0833-3434075 邮 编:614000 邮 件:lsswfy@126.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11641号-1
技术支持:五佳网络